北极圈玛丽苏小王子杨戬

【写/摸鱼的西皮和个人简介如下】请,

在下主混刀剑乱舞,天行,恋与,王者,哑舍,偶尔也会去别的圈儿浪一浪。
皮皮虾+ooc的结合体
主站羽赤,甘采,刀婶等等。
(有粮吃干什么都行了管他拆不拆逆不逆(安祥))

沙雕玛丽苏接龙

来观赏一下我和群友(代号)【大茄子】和【西红柿】的沙雕玛丽苏接龙之作。

【大茄子】:当我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一串晨光落在了我比天空还白的皮肤上,我的脸顿时光芒万丈深渊。

【我】:而我身下正开着美丽的花,我坐起来,如彩虹般的长发顿时缀满了一串串的鲜花,如同东北大棉被般光彩夺目。

【大茄子】:我缓缓的从我那四十平方米的大床上爬起来,我的彩虹头发太长,大概有2000米,所以下床花了点时间。
“还是我的大床舒服,前几天给叔叔过生日在他家住了一晚,虽然他们也很有钱,但跟我家比还是差远了,那二十平米的小床睡得我腰酸背痛”。

【我】:我捋了捋大长发,唉声叹气了会,然后扣了声响指,4000个英俊帅气身材挺拔身高均有190的男佣从10米高100米长的落地窗爬进来,我一声令下,他们就整齐地排成方阵抬起了我的头发。然后,我慢悠悠地出了卧室门。

【大茄子】:我从铺满钻石的走廊一路走去餐厅,吃完我的黄金套餐。对了,今天还要去妈妈给我新安排的皇艾威皇阿尔特兰思琪哥拉家贵族中学上学,哎,这真是侮辱了我6213的智商,但不去,又浪费了那90亿的学费,虽然那点钱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可就这么浪费了也挺不值的,要知道我是个节俭的人。

【我】:我用完早餐后,那4000个男佣又在我身后排好方阵抬起了头发,我昂首阔步出了家门,门前5000辆法拉利、劳斯莱斯在阳光下闪耀着高贵的光芒,这正是我们家族,尼古拉斯凯奇勒夫亚太比克兰斯洛特家族独有的阵式——虽然5000辆车出行实在太简陋了些,但我是个节俭不爱张扬很低调的人嘛。

【大茄子】:这所学校真小,才10000平方米,还没有我家的房子大,但因为不熟悉,我还是找了很久才找到了我是所在的987班.
一走进班级,天哪,里面居然有喜羊羊灰太狼,鲁鲁修,夏尔,汪东城,他们一看到我,就伸出了五彩的手臂抱住了我。

【我】:我看着他们五彩缤纷五颜六色五光十色的脸,微笑了一下,无数彩虹光芒从我身上迸发出,霎时间照亮了整个教室。我认为我笑一下只不过展现我尼古拉斯凯奇勒夫亚太比克兰斯洛特家族特有的淑女风度,结果他们一看我笑完,跟石化了一样,过了好久,才从人群里相继爆发出如火山爆发般热切的声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女神!!”“天哪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人!!!!”

【大茄子】:他们狠狠的撕掉了我的胸罩 ,我雪白的胸部像泰山一样 颤了三颤。
就这样,我和他们玩了整整一天 ,好累了,完了之后,我去了学校的厕所,然后,我穿越了。
我来到了上古时代。(女娲神农之类的神仙世界)

【西红柿】:一只白虎跑过来,伏在我面前高呼德玛西亚……啊不陛下万岁。
“你走开!我身上SIX GOD的香水怎么是你这种禽兽可以闻到的!”

【我】:就在这时,一群白虎跑了过来,我正纳闷着,为首的白虎却像个人一样立起来,前掌上还托着一件轻飘飘的九彩羽织,我刚接过,那羽织像有生命一样突然飘起黏在我身上,一阵耀眼的五彩光芒闪过——这羽织rua地一下无缝切缝到了我身上!与此同时,我竟慢慢地飘了起来,身后的彩虹大长发随风晃荡,形成一道绚丽的彩虹瀑布。

【大茄子】:我来到了唐朝,那里的人都用色 迷迷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我晕到了,忽然 一双手接住了我,他是当今皇上,雍正。
他把我带进了皇宫,我又碰到了八阿哥,他真帅啊,八阿哥看到我以后, 嗷的一声冲了过来。
他一把把我抢了过来,忽然,他的背后长出了翅膀。带我飞向了高空。
八阿哥带我来到了他的寝宫,把我扔到了席梦思的6000平方米的大床上。

【我】:我彩虹的长发铺散在大床上,如同东北大棉被盘成大盘子状,八阿哥收了翅膀往下掉,刚好掉在我的发床某一方位上。然后他滚了几个滚才停住。我冷静地看着他跌跌撞撞地站起来,然后轻轻一拽长发——他骨碌碌滚了下去,从寝殿门一直滚下去,滚到了朝堂,把他老爹的皇帝宝座都砸坏了才止住滚步。而我如胜利者般站在他们面前,轻蔑地说到:“呵,我可是保龄球世界冠军!”

现代paro
p1职场精英鹤丸
p2学园校草安定
各位,想谈哪种恋爱?
哈哈哈哈

【仙苹】霸道仙子俏苹果

欢迎收看《今日说gay》,我是主持人杨戬,这期名叫“霸道仙子俏苹果”。

【小苹果】身处榻上衣衫半退媚眼如丝,眼波流转间情意殷殷,纤纤玉手不安分地轻挑那人下颚,樱唇轻启口中娇哼,“仙子哥哥——小苹果不美么,那妃妃有什么好看的,看我看我嘛——”
【仙子】眸色一暗伸手将人不安分之手按住,望着那人玉润之肩不禁喉结滚动,低头抵住他额声音暗哑道:“小苹果,不要玩火……不然我保不住你还能不能再见得魏无羡。”
【小苹果】闻言柳眉轻挑,两条玉臂直接搭上那人肩头,微仰头唇瓣贴轻那人双唇,细细摩挲即刻后分开低低笑道:“好哥哥……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神他妈我在写什么)

重设了一个苏涉

唔,你们觉得是旧版的好还是这个新的好?

(画风清奇丑的一批……emmmm)

依然是上课激情摸鱼。

#今日头条:苏大影帝和金氏总裁金光瑶的采访会。#

#论炎炎夏日,苏影帝为何还戴着围巾?#

#苏影帝为何总被蚊子咬?#

#金总为何和苏影帝戴同款围巾?#

#据金氏集团员工称:总裁近日心情极好,常与苏影帝成一同成双出行。#

一切消息,尽在杨氏报道!请各位继续收看《小杨娱乐》!

(什么码字,我不是一画简笔画的吗)

上课激情摸鱼

确认过眼神,是我爱的追仪(你可闭嘴吧你)

看多甜(个屁)

【四八】短刀

    雍正四年九月初八日,康熙帝第八子,廉亲王胤禩因呕病卒于监所。

    

    胤禛知晓这消息时,握笔批奏章的手顿了一下,低下眼睑不知在想着什么,久久没回过神。

       “万岁爷……万岁爷?”看到胤禛这副模样,苏培盛小声地叫道。

      “……恩?”胤禛抬起眼睑,  漠然道“还有什么事?”

    “这是侍卫们在廉亲王府上发现的,听说廉亲王去世前还紧紧攥着……”苏培盛呈上一张纸条。
 
       胤禛接过纸条一看,顿时征住了。

   “允禩自绝于天,自绝于祖宗,自绝于朕,断不可留于宗姓之内,为我朝之玷!谨述皇考谕,遵先朝削宗籍离宗之典,革去允禩黄带子,以儆凶邪,为万世子孙鉴戒。”

        胤禛征征的看着这几行字,仿佛看不懂似的。他慢慢攥紧这张纸条,最后又颓然松手,纸条上留下
清晰的攥痕。

        苏培盛小心翼翼地看着胤禛,他觉得此时的万岁爷不是个皇帝,而是个普通的人,一个因兄弟死去而悲痛的普通人。

       过了好久,苏培盛听见了胤禛低低的一声叹息,他不知是不是自己听错了,竟从这声叹息里感到了无尽的苍凉。

      大概是人死前都会做梦吧。

     胤禛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苏培盛慢慢的打着扇子。夜色暗沉,仿佛能把人吞噬。

     胤禛慢慢合上眼。恍惚间,他好像看见一个温雅俊秀,眉眼俱带着笑的少年正在喊他:“四哥!”

     而他也不自觉地勾起了唇角,应了声“老八。”

    
      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康熙帝第四子,雍正帝胤禛驾崩。

  

今天的我依然不想画牡丹

【瑶涉】暗恋这件小事(上)

现代娱乐圈     总裁金光瑶x影帝苏涉
ooc预警,有私设。
不喜勿喷

苏涉暗恋着一个人。

那个人是他所属娱乐公司的总裁金光瑶。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苏涉在暖洋洋的午后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在书桌前翻阅着新的剧本,慢慢的回忆。

啊……大概是从第一次见面?

那时苏涉还是一个十八线小演员,没什么名气,只能接一些小剧本度日,他有时候也想,也许一生就这么过去了,一辈子都可能只是个十八线小演员了。

但是这个想法马上又被他自己否定了,并且从脑海中扼杀。

他不甘心一辈子只能当一个默默无闻的十八线。

后来他总算是接到了一部挺不错的剧本,演的角色还不低,是个反派,心胸狭窄恩仇皆记却又隐忍不发的角色。但是演出来却很吸粉。苏涉也因此火了一把,也慢慢成了一个二三线小明星。

后来的后来啊……

那是一个公司的宴会,公司的所有人员都在。

他其实是不喜欢这种宴会的,酒杯交错,言笑晏晏下不知藏着多少肮脏和龌龊。

所以他随便跟人寒喧了几句,就默默地走向放食物的席边。

那地儿要清静些,因为大家都忙着交谈,忙着笑脸,不会有什么人去那里。他也乐的清静。

在那儿站了没一会儿,苏涉刚拿起一杯果汁要喝,就听见一道惊讶的声音。

“你是……苏涉?”

他转过头,看到一个穿着棕黄色西装,俊秀英朗,眉间还点着一点……丹砂?的青年。

此刻这青年正有些讶异的看着他,神色晦暗不明,他有些奇怪,便答:“我是苏涉啊。”

那青年愣了一下,随即脸上仿佛化冰一般,荡起温柔的笑意,“苏涉啊,你的戏演的很不错。”

这下轮到他愣住了,刚想说点什么,那青年却只是地朝他竖起食指贴在嘴唇上,温和地笑“加油哦。”随后就转身离去。

他的耳朵酥酥麻麻,一直在回响“你的戏演的很不错”这句话。

这个人好奇怪,他想,但却抑制不住心底泛甜的感觉。

后来他知道这个青年是金光瑶。

后来他成了影帝。

后来经过一次次的邂逅,他才迟钝地发现,原来他早已喜欢上了金光瑶。

但是他却没有勇气告白,他只默默地站在金光瑶身后看着他。

……一回忆起来就没尽头了呢,苏涉揉揉太阳穴,起身离开书桌。

一阵风吹进来,吹翻了书桌上剧本的好几页,最后停留在了某一页上的某句话上:

“暗恋真是件特别小的事情,你不知道我私藏的小秘密,我却知道我很喜欢你,喜欢你毫不知情的对我笑的样子。”

嗯,还会有后续的啦,怎么可能只止步于暗恋呢嘿嘿嘿。

(话说我第一次写那么长……真是突破自我极限了……(来自于好几天都在沉迷作画的某杨姓咸鱼。))